2019年中国财政投融资新年论坛在我校举办

发布时间:2019/01/28

由中央财经大学中财-中证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财税税务学院联合举办的2019年中国财政投融资新年论坛,于1月16日在我校召开。来自中财-中证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研究人员、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专家,以及财政税务学院的部分师生参加了论坛。中央财经大学马海涛副校长、财税学院白彦锋院长出席并致辞。论坛由中财-中证鹏元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教授主持,中证鹏元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总经理、研究所副所长李慧杰研究员总做了总结。

会议现场

                       

马海涛副校长在致辞中感谢各位专家在百忙之中参加研讨会,向大家介绍了中央财经大学与中证鹏元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中财-中证鹏元财政投融资研究所的发展历程,以及这些年来研究所同仁们在财政投融资领域的一些领先性的研究成果,如出版了全国第一本财政投融资研究生的教材,以及每年出版的专题研究报告等。随后,马海涛教授分析了当前财政投融资的研究必要性,以及今后一段时期内积极财政政策的各个着力点:比较可以发现,中国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系减税,确实难度很大;增加财政支出,需要关注一是支出规模、二是支出结构、第三支出方式,支出方式就涉及到投融资,过去更多靠财政,那么现在是要吸收社会资本。PPP、政府引导基金、政府购买服务都是体现了社会资本怎么和政府资本结合的问题。现在的理念有了,但是机制和体制的问题是更主要的,地方债不是要不要发而是怎么来规范化的管理,因此提出问题研究的核心点在于体制和机制的规范性。

马海涛副校长致辞

财税学院院长白彦锋教授围绕地方财政收入发展态势做了主题发言。白教授认为,就全国来说,财政收入呈现出“前高后低”的发展的态势,主要体现在财政收入的增速上。就11月份这1个月来看,不仅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税收收入、非税收收入都是呈现负增长。1—11月份累计还是呈现增加的态势,但是非税收收入还是同比下降9.1%,财政收入的高质量发展,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的比重,各个地方之间差异比较大,我们把这个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的比重可以看作地方财政收入比重的“试金石”,从财政收入中主要部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来看,地方财政收入的前五强的分布是,第一位是广东,第二位是江苏,然后上海、浙江、山东。山西作为一个资源大省,前11个月其的全省一般财政收入的增速超过了22%,应当说,这个速度从现在来看还是领跑全国的。通过对相关数据的实证分析,白院长详细剖析和比较了典型地区的地方财政收入与支出的特点,分析了地方财政收支的两难权衡问题,展示了从数据到政策发展研究的探究点,并对中财-中证鹏元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日后的科研工作的重点方向提出了建议。

白彦锋教授发言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毛捷教授分享了研究城投债的数据问题,以及相应的研究结论。即以往研究者常用的Wind数据库,存在着城投债数据漏算、重复计算和统计口径经常变动的问题。因此,毛教授与其合作者根据一定规则判别并结合业界经验,基于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生产了一份较为全面的地方融资平台名单,用以构建地市级层面城投债数据,修正了已有文献所用Wind口径城投债数据存在偏误的缺陷,并依托新数据对城投为什么持续的增长问题的进行了计量验证,借助外生政策冲击研究财政压力对城投债规模的影响,构建强度DID模型,尝试去有效解决常规财政压力指标的内生性问题,综合分析了晋升压力与发展压力对城投债规模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城投债发债概率和发债金额对财政压力的回归系数不显著,而对晋升压力的回归系数显著为正。据此可证实,财政压力不是导致城投债扩张的主要原因,受晋升压力的影响,市委书记处于特定年龄段的地市级,更倾向于发行城投债,并扩大城投债的规模。研究从经济发展水平、工业化、城镇化和固定资产投资四个维度,刻画发展压力,为研究城投债扩张问题提供了新的内在机制,并得出了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持续增长的内在机制是一个多因素问题,体现在地方政府对其动能禀赋和资源禀赋的综合利用。在发展压力大的地区,晋升压力的刺激效应会更突出。因此,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应兼顾各地区发展基础和发展能力等方面的不平衡。

毛捷教授发言

南开大学的郭玉清教授围绕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激励机制及新时代治理战略取向论题,讨论了以下关键性问题:传统模式下地方政府举债融资存在哪些制度激励?可能有哪些隐性风险?中国出台了哪些治理措施?积累了哪些有效经验?转型期债务研究特征可能有哪些变化?如何推进新时代下的地方政府债务治理?郭教授认为,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激励机制有五个方面:经济激励,在于大国城市化和财政收入超常发展;政治激励,在于政治竞争、期限错配和隐性担保;财政激励,在于纵向财政失衡和公共池效应;金融激励,在于隐性契约和隐性风险。国发43号文和国发88号文都是对风险监管的措施。在监管中积累的有效经验既包括以时间换空间,也包括以空间换时间。在新时代债务治理的制度背景是,经济强调高质量发展,政治考核体系中纳入风险因素的考量,社会注重人本价值而非简单的物质生产。转型期债务演进出现了:“可稽查性”和“问责机制”的突出导向,约束地方政府事前论证、审慎举债、提质增效;债务隐性链条趋于打破,风险可能在一些财力孱弱地区率先暴露;以“以明股实债”、“明基实债”等方式,“明修栈道”之余“暗度陈仓”。因此,新时代地方政府债务治理的前景应为:拓展地方债投资领域;从宏观调控转向微观审计;从“禁令管控”转向“指导预案”。

郭玉清教授发言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PPP中心于丽总经理介绍了作为全国第一家金融资产交易机构的天金所,近期在PPP领域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工作的重点:其一是专注于PPP资产交易的流动性以及退出机制,以及退出通道方面的研究;其二是不断的推进真正的PPP资产交易试单工作;其三是平台的上线升级成空间的模式,并对在座专家发出了合作研究的邀请。根据于总经理的介绍,天金所和财政部PPP中心在2017年的2月份,成立了国家第一个PPP资产交易和管理平台,分别到英国、加拿大考察,形成了英国PPP二级市场的研究报告,对我国PPP二级市场提出了建议,引起了业内的关注。加拿大去考察之后,与现在在PPP市场上重要项目比较多的企业,包括投资PPP项目比较多的金融机构进行了调研,也对他们现在在PPP资产交易方面的需求进行了调研。天金所是平台的机构,业务合作的金融机构大概有2000多家,另外有机构类的会员,因为天津所是会员制的企业。还有450万左右的个人会员。在推荐试单的时候,一个是与主要的资产方进行交流完成战略签约,二是从资金端也搭建了机构,通过大家各自的需求去形成一个个的生态联盟圈,然后大家针对自己的需求进行详细的沟通。

于丽总经理发言

中财-中证鹏元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教授分享了近期对地方政府债券市场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对2018年与2019年地方政府债券市场发展的思考。对于2018年整个地方政府债券发展的态势,温教授认为,虽然12月份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从1—11月份的情况来看,是基本上都能够完成发行计划,截至到2018年11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2903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其中一般债务108616亿元,专项债务74287亿元,政府债券180338亿元,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2565亿元。2018年在政策上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变化大大的降低了地方政府债券在现阶段违约的可能性。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一个是完善了它的发行计划,原来规定每一次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额度不得超过年限额的30%,但是这一次就突破了,地方政府发债的额度不大,500亿左右的债券,可以把比例放宽到40%,这样有很大的灵活性。再一个增加了地方政府债券增加种类。一般债券增加2、15、20年,到期的债券换成20年期新债券,债务可以往后延20年,这对目前的地方政府还本付息压力而言,发行15年、20年的债券还是有很大的缓解的作用。在专项债券上迈出了比较大的步伐,原来有土地债债券、交通债券,交通包括高速公路和地铁债券外,今年开始扩展到棚户区改造,公办高等学校专项债券。第三是丰富了发债方式,以前债券是招投标,2018年允许弹性招标,规定一个区间,在区间内投标即可。第四是债券资金管理方式,允许提前偿还、借新还旧,分不同的方式偿还本金。特别是允许借新还旧,那从理论上来讲,可以把债券在比较集中的年份,出现违约的情况降到了最低,而且允许地方在财力比较宽的情况下,提前还债。第五方面,加强市场化约束。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利率已经开始显现。再一个扩大购买主体,允许国外投资者认购地方政府的债券。面对经济持续下行和赤字扩大的压力下,温教授对2019年债券市场的发展形势做了研判与展望:发行的规模会有所扩大;专项债券的品种有可能再继续增加;地方政府债券在各个季度的发行大致上能够比较均衡;债券市场管理规范化程度不断提高。

温来成教授发言

中财-中证鹏元研究所副所长王威副教授梳理了近年来关于中国政府引导基金的行业数据与典型案例,尤其是2018增速减缓,遭遇融资投资与退出的“三难”局面,论证了从股权母基金视角界定行业发展的调整变革期的特点,并探究了行业发展态势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提出未来政府引导基金发展中应强调专业化的突破,专业化体现在募、投、管、退四个环节,而投资是重中之重。投前行研的具备的专业研究分析能力包括,一是对区域经济进行分析的能力,对当地产业政策的配套分析能力和未来产业结构的蓝图描绘能力;二是建立完整产业分析模型,形成一个整体的产业联动机制和产业抗风险能力;三是对GP合伙人投资风格的刻画能力。投时专业尽调通常包括基金的运营基本情况、历史业绩、管理团队能力、投资策略以及投资决策和风险控制流程等,目的是为了发现股权投资基金的内在价值,发现潜在风险对预期投资的可能影响,以及为投资方案设计做准备,多维度立体式的尽调框架或评估体系设计是必须的。对于政府引导基金而言,投后的专业化服务更应该区分创业引导基金和产业引导的基金的不同需要。实践需要理论指导,因此科研方向也在于如何提升专业度。王威副教授发言

中财-中证鹏元研究所延骁威研究员结合棚改专项债项目的实操经验,认为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主要采用央行将PSL贷款贷给政策银行,政策银行贷给项目主体,项目主体货款安置,将现金发放给棚改居民,腾出的土地政府整理出拍卖,这样政府就获得土地的拍卖款来偿还PSL的银行贷款,确实带来了很多的问题。比如有的土地创收覆盖不了银行贷款本期,这样地方政府不得不去用自己的财政收入偿还本金和利息,催生了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上涨,以及不规范货币化的任务,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国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风险。2018年4月份,财政部下发了28号文《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管理方法》,可以发现,棚改安置方式的转变,带来收益多元化,提高实物安置比例,由政府主导新建一批保障性住房与配套商业设施,如商铺、停车场等,可有效拓宽棚改项目的收入来源,改善棚改项目的融资平衡情况。当然也要关注棚改专项债的风险,关注要点包括募投实施方案设计的合规性,资本金的到位情况和项目收入的真实性。延晓威研究员发言

中财-中证鹏元研究所吴志武研究员依据城投公司的违约案例研讨城投债风险,发现“城投信仰”有变亦有不变:从变来看,首先,从法律上明确了城投公司融资职能被剥离,城投公司不再被允许承担政府融资的职能,地方政府融资渠道变革却一直在进行,规范地方政府融资举债职能的大方向自43号文后也始终没有改变过。其次,所谓开前门堵后门,地方政府债券成为了地方政府举债唯一的合法途径,加之对PPP模式的大力提倡;另一方面,城投公司内在转变的变,是与政府关系的变化,由于融资职能的剥离,面对生存的压力,产生了对收益的追求,城投公司独立性增强,也相应要求对风险进行独立承担。但不变的是:无可替代的投资职能地位,来满足城镇化发展的需要。因而预期2019年城投债风险表现在:土地收入下降,城投公司转型方向不明确,监管持续发力城投再融资能力受限,担保压力较大代偿风险突出等方面。

吴志武研究员发言

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总经理、研究所副所长李慧杰研究员做了简要总结,李慧杰研究员认为,研究所每年举办财政投融资新年论坛,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对新一年的发展做出展望、规划,十分必要。再次感谢与会专家,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

李慧杰研究员发言


分享到: